【香江不平這處鳴】過橋抽板(李柱銘)

國家外交部把《聯合聲明》稱作歷史文件,令國家丟臉。

上週,英國外交部就着香港回歸二十年,發布其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講話短片。他強調:「英國對香港列明在《中英聯合聲明》內的承諾,今天與二十年前一樣堅定。我毫不懷疑,香港未來的成功,將取決於聲明內所保障的權利及自由。」

及後,國家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卻強硬回應指:「香港成功不成功,……不是任何外人可以妄加評議的。」他更明言:「《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希望上述人士認清現實。」同日,英國外交部再發表聲明反駁,指《聯合聲明》仍具法律效力,英國政府致力監察《聯合聲明》得以落實。

事實上,國家外交部這個觀點已非首次提出,一四年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欲來港調查《聯合聲明》的落實情況,但遭北京拒絕。據稱,一位中國駐英副使與該委員會主席會面時,提出《聯合聲明》已經失效,因該份簽署於一九八四年的聲明,有效日期只維持至一九九七年。

簡而言之,國家外交部認為《基本法》在九七年七月一日生效的一刻,《聯合聲明》就已經完成其歷史任務。然而,《聯合聲明》第四條卻清楚指出,「自本聯合聲明生效之日起至九七年六月三十日止的過渡時期……」,如《聯合聲明》真的在回歸後便即時失效,又豈會有此「過渡時期」的安排呢?

再者,如果英國政府在國家於「九七年七月一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後,便「無監督權」,那麼,國家根本就毋須在《聯合聲明》詳列她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其實,英國政府同意在九七年交還香港予中國,正是由於中央政府在《聯合聲明》作出保證,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就會實行詳列於《聯合聲明》,和其後的《基本法》之基本方針政策,亦即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事實上,《聯合聲明》與《基本法》根本是相輔相成的。《聯合聲明》第3條第12款訂定,「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上述基本方針政策和本聯合聲明附件一對上述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以……基本法規定之,並在五十年內不變。」可見英國政府起碼在二○四七年前,都有權力和責任去監察《聯合聲明》的落實是否「走樣」、「變形」。

另外,《基本法》序言也說明,「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已由中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予以闡明」,同時,亦以《基本法》來「保障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的實施」。還有關於修改權的《基本法》第159條第四款:「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牴觸。」由此觀之,與《基本法》息息相關的《聯合聲明》,又怎可能在回歸後便即時失效呢?根據國家外交部的說法,難道在回歸後,人大常委會就已經可以運用釋法權和修改權,把所有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推翻?

記得在《聯合聲明》簽訂後,其時的京官常強調中央政府已將該聲明在聯合國登記備案,使其具有國際法約束力。既然當年是中央政府主動邀請國際社會監察,如今又豈能單方面宣稱《聯合聲明》已經失效,甚至把締約國英國貶為「外人」?

今次事件再加上一四年的《白皮書》、去年的釋法,以及近期中共治港者的言行,只會令國際社會更加不信任中國會遵守與其他國家的協議。這樣,對國家目前致力推展的一帶一路又有何益處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歸廿年,《壹週Plus》與你細味過去與將來。
http://handover20th.nextplu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