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角度】回歸20年 有何成就?(林本利)

轉眼間香港已回歸中國20年,特區政府傾全力慶祝回歸,習主席訪港三天,勞民傷財,癱瘓交通;北京國家博物館搞回歸20周年成就展,報喜不報憂。過去20年,身處香港的「真」港人,面對香港的種種變化,必定感到唏噓不已。

筆者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經歷香港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長;特別是1978年至九七回歸前20年,中國推行經濟開放政策,給予香港的商人和打工仔不少良好機遇。身邊的同學和朋友,即使學歷不高,也可以透過在內地設廠生產,從事物流運輸等工作,累積到一定財富。

大學一年級,與同學好友回到內地旅遊,搭火車從廣州至北京,再到內蒙古,之後往杭州及黃山等地,接觸到錦繡山河和純樸的人民。之後又不時回內地旅遊、探親,看見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升。在大學教書時,亦願意回到北京、杭州及西安等地講學,學生當中不少是因文革而失去求學機會的國企高層。2002年重遊杭州,探望20年前在內地認識的一對夫婦,他們已由農民變成地產發展商。過去十多年,本地大學校園多了內地生,他們成績優異,珍惜學習機會,能夠對本地大學的師生產生激勵作用。

即使經歷過中英會談和六四事件,筆者從未想過要申請外國護照,或者居英權。因為香港是我家,我在這裡成長和得到很多機會;我是中國人,盼望中國有一天不單在經濟上成為強國,在政治上亦能夠走向民主,人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中國境內駕車暢遊,與西方民主國家的人民一樣。

近年看見一些早有後路的港人對香港政治高談闊論,甚至掌權;又得悉不少中國領導人的家屬早有外國居留權,透過離岸公司及信託人在海外擁有巨額資產,真不知道他們期望在香港推行哪一套「國民教育」?是否應該只當中國及香港是個搵錢的地方,然後把資金轉移,往外國享受西方的民主、自由和人權?

香港回歸20周年有何成就?在經濟上,我們的發展遠遠落後於中國。九七回歸時,香港GDP佔全國20%,現在不過是2%。經濟增長不單大幅放緩,經濟分配更愈來愈變得不均,堅尼系數由回歸時的0.518上升至去年的0.539,政治老人不肯退位,社會向上流的機會銳減。

香港各行各業繼續由財團壟斷和操控,只能靠政府官員出口術,道德勸諭,或者從壟斷收入中提供小恩小惠,平息民憤。在財閥壟斷下,物流業早已失去競爭優勢,從事物流運輸的公司奄奄一息。至於創新科技和創意產業,更因數碼港、西九及港視發牌事件上,為了維護財閥利益而斷送了發展機遇。

特區政府引以為傲的基建工程,包括連接內地口岸的鐵路和橋樑,港珠澳大橋和高鐵香港段等項目,確實為香港帶來不少就業機會,藉着與內地經濟融合,促進香港和內地經濟合作和發展。然而,對香港更重要的不是硬件,而是軟件,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包括着重法治、人權、自由、廉潔,以及逐步走向民主,為國家產生示範作用。只可惜過去20年,有權有勢的人為了自身利益,不斷削弱我們在這方面的優勢。中港兩地權貴對國家政治體制有信心,家人和財產又怎會大量外逃?

論到回歸後香港有何別具創意的成就,就是在董建華年代留下來的「發水樓」,以及梁振英主政時出現的「納米樓」,兩者都為地產商提供賺到盡的機會,卻令香港居住環境不斷倒退。這方面的成就,筆者另文再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歸廿年,《壹週Plus》與你細味過去與將來。
http://handover20th.nextplu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