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那些年

廿年蝸居,有變咩?

越搶越瘋
2011年6月9日,深水埗福華街一幢舊樓中,一名租戶正在棺材房裏(俗稱劏房)休息。
2011年6月30日,刁太一家五口生活在荃灣老圍村寮屋的僭建劏房中。
2011年7月14日,陳女士和兒子譚志澤二人,居於深水埗福華街一幢舊樓的劏房。
2012年1月5日,劏房內,窗外微光透進來,大人和小孩緩緩望向天花板。
2012年1月5日,狹小的棺材房內,一名老人正坐在床上閱讀報紙。
2012年1月5日,劏房內衣物四處亂放,胖男孩喝著飲料,從容的躺在下架床。
2012年1月5日,劏房環境擠迫,紅色的內褲和內衣只能掛在板間房外晾乾。
2012年1月5日,舊樓梯間和牆上掛著密密麻麻的電錶,以供應劏房用戶所需。
2012年1月5日,舊樓棺材房窗外貼有「政府認可寓所代購綜援」招紙,屋內居民推開窗,把毛巾晾出衣架。
2012年1月5日,一張樓盤廣告遭雨水滴穿行人踐踏,殘破的紙上寫著:「套房,床位,1房1廳租屋廣告」。
2013年1月2日,觀塘福興樓一間劏房雖小,但五臟俱全。
2013年1月3日,觀塘雲漢街一幢藍綠色的舊樓地下,鐵門前是寬闊的馬路,鐵門後卻是狹隘的劏房。
2012年8月26日,豪宅景色,男孩躺下只僅能容。
#image_label#
#caption#